noGoods
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您好,欢迎光临中药材基地网

热门搜索:

搜索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15211041176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QQ:
服务时间:
8:00 - 24:00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1 zycgap.com 湖南共享现代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长沙 后台管理

地址:长沙市八一路59号湖南省科技厅机关二院 联系人:封老师 电话:15211041176 传真:0731-89786435备案号:湘ICP备13011335号

>
>
>
中药材的洋崇拜

市场前景

中药材的洋崇拜

浏览量

由神农尝百草开始,中药凝结着中华先人几千年的智慧和实践精髓,然而在现实社会,中药却出现了信任危机。优秀企业生产的良心药在市场上遭受挤压,甚至形成了劣药驱逐良药的不良局面。

  尴尬

  春节期间,日本的汉方药货架被一扫而空,韩国的韩药紧俏,走出国门的国人强劲的购买力逐渐从奢侈品、电子产品、日用品领域扩展到了医药、保健药,并且这种消费显现出越演越烈的趋势。

  这一现象引起了吉林敖东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秀林的关注,全国两会期间,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国人到日本、韩国去,买洋中药,实际上,他们的产品就是将我们的药材进口之后,通过加工,再卖给中国人,这并不是我们中国生产不出这些中药,核心是我们的品牌和影响力还是不够的。”

  所谓中药,是中华民族数千年传承积累的精华,它深植于中华大地的土壤和文化,与传统中医的理论相生相合,而日本的“汉方药”、韩国的“韩药”,这些所谓的“洋中药”,仅仅是中药流传过去之后的一个名称的变化而已。

  统计显示,中草药国际贸易额占比中,中国大陆只占到4.5%左右,而日本、韩国、新加坡、香港、台湾份额占到90%以上,日本更是有一支独大的傲人成绩。现在全世界最大的中药饮片企业是日本的,但让中药届人士感到尴尬的是,日本中药原材料的90%是来源于中国大陆的。这些数字看起来确实触目惊心,日本企业为什么占据了市场成就了世界最大的中药原料药饮片企业并且返销到我们国内?难道这仅仅是国人的崇洋心理在作怪吗?

  中国中药材协会信息中心副主任贾海滨说:“这是我们自己东西就没有做好,并不简单是洋崇拜的问题。”他认为,这种现象实际揭示了一个深层次的问题,日本企业按照传统中药标准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质量把控体系,然后在中国大陆各个药材主产区广泛的设分厂,进行主产区收购。各个环节秉承了日本人做事认真、严谨的风格,所以做出的饮片符合了中医传统几千年传承下来的要求。但我们国内反倒以西药体系作为质量把控标准,一些企业生产的产品够个及格线就可以了,但即便是这样,国内中药饮片大概6成以上达不到标准。造成的结果就是,国内饮片质量相比而言就远远低于了国际竞争对手。

  “对于老百姓来说,他看重的是药的疗效,并不关注你指标的合格与否,一来二去,老百姓在意识当中便形成了对于国产中药的质疑。”贾海滨说。

  中药是良心药

  现实情况下,在很多人的认识中,“中医是慢郎中”,即便是信任中医的患者也普遍觉得中医重在调理而不会有立竿见影的疗效,“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古训成了这种理念最可信的注脚,广泛记载于古代各种典籍中的药到病除也成了古人臆想的“故事”,几千年来解决中国人病痛之苦的中华医药竟会如此不堪吗,中医专家们也是苦笑不已,他们普遍的说法是——“医准方对药不灵”,甚至有专家痛心疾首说“中医将亡于中药”。

  “中药是良心药!”吉林敖东延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少毅一再强调着这样的概念,他说,“先进的设备用钱都能够买到,现代工艺跟世界先进水平也并没有什么差距,核心问题就出在道地药材的选取和对规范炮制的手段的严格把控。”

  中药流传几千年下来,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判别标准,气候环境、水源、土壤、空气等生长环境决定了中药材成分的变化,所以,中药材历来讲究原产地,是为“道地”。在医学典籍中都有明确的记载,这些都是先人们在千年实践中实证出的精髓。大量验证表明,一旦改变了环境,药效往往差别很大。按照历史经验,中药如果需要异地种植,必须经过三代,考察是不是有疗效。用第一代的种子种第二代,第二代的种子再种第三代,直到三代药材的疗效和原产地药材一致,才允许移植。而现在,现代种植技术的进入让这样的移植变得随心所欲了。

  一些企业对于传统规范的选择性舍弃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行业“诚信”的动摇,其实,中国的企业并不乏传统和诚信的坚守者,遗憾的是,它们的坚持往往并不被国人所了解。

  吉林敖东药业坚守着做“良心药”的价值观,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的质量标准和投料标准进行生产。

  敖东药业出品的敖东牌安神补脑液具有30多年的生产历史,产品旺盛的生命力和良好的市场认可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们对道地药材的坚持。鹿茸是安神补脑液最重要的君药成份,梅花鹿、马鹿是我国主要的茸用鹿。梅花鹿主产于吉林、辽宁;马鹿主产于黑龙江、吉林、青海、新疆、四川等省区。吉林敖东梅花鹿养殖场,纯种梅花鹿存栏6000头,是亚洲最大的梅花鹿养殖基地,也是国家药学会东北鹿茸养殖示范基地。鹿茸切片最顶级的是“腊片”,市场零售价一公斤达到10万元,长白山下最道地的梅花鹿茸更是市场上的抢手货,但敖东并不为市场利益所惑,吉林敖东自创业之初,便秉承着中国中药“济世救人”的传统,提出了“制药酿德”的企业价值观,以“以人为本,以德为先,善待生命,关注健康”为制药原则,以“专注于人,专精于药”为企业理念。他们把整只鹿茸全部拿来做安神补脑液。

  自上世纪90年代之后,在中医药现代化的政策引导下,我们药检控制检测方法越来越西化,强调的就是中药的核心指标,比如人参就是强调人参皂苷,只要有了就达标可以流通了,但是,一项指标或两项指标合格就意味着这个东西合格吗?贾海滨认为,以西药体系化学成分为指标建立的质量标准,对于中药生产来说门槛过低。随着个别企业造假问题的出现,国家进一步出台了中药的投料标准,但现代科技的化学分析方法还是无法对于道地药材给以应有的严格区分。

  比如,何首乌的道地药材生长周期5、6年的每公斤要40元,而家种的1、2年的每公斤只需要15元,只是简单的以安坤含量单项指标作为判别标准的话,企业投料只要接近标准线就可以了,就没有了选择道地药材的动力。更何况,生首乌中含有一种蒽醌衍生物,能滑肠致泻。必须经过炮制,让蒽醌衍生物水解成无泻下作用,降低毒性。按照传统需要九蒸九制才能入药,如此简单的指标标准,一般的企业就不愿意费那么大功夫。

  追溯体系的闭环

  人参生长六年才有药效,按传统经验,6年生的人参,它的芦头长度和须根上的珍珠粒(根须上的疣状突起)就可以作为判别标准。杜仲等皮类药材,过去选择的标准是皮必须有0.3厘米厚,树龄一般1015年,折断后杜仲丝拉都拉不动,那才有药效。但现实的情况是,大量的药效不足的“萝卜参”进入市场,当年种的杜仲都拿来用,都是薄皮和枝皮的,也根本没有丝,疗效当然可想而知。

  贾海滨说这种种乱象就是市场劣药驱逐良药的恶性循环,他认为中医药现代化的步伐是一定要迈的,但步子不能太大,一定要适应现实的发展阶段。解决现在存在的问题实际也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复杂,最重要的是要将原料药流通的追溯体系建立起来。

  “追溯体系一定要能防止造假”,贾海滨强调说,“旧社会的商帮对于造假是非常严厉的,谁有问题就会被踢出这个圈子,到计划经济时代,统购统销,药材流通同样是闭环可追溯的。眼下,我们必须在现有体系上完善追溯体系实现闭环流通。只有这样,我们中药的前景才会更加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