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为价格解释一阵子, 也不愿为质量道歉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