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应给毒性中药留一片天空?